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法律在线 >

易主计划泡汤金鹰股份困局难破_财经频道_东方资讯

2020-09-17 03:25      点击次数:

2016年12月,公司又宣布将新建年产5000吨锂离子电池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与此前投资的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项目将来在品种上形成互补及协同作用,项目总投资1.95亿元,所需资金由公司自筹解决。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频繁传来控制权变更的消息。而这家公司收到

2016年12月,公司又宣布将新建年产5000吨锂离子电池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与此前投资的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项目将来在品种上形成互补及协同作用,项目总投资1.95亿元,所需资金由公司自筹解决。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频繁传来控制权变更的消息。而这家公司收到的一纸公告,却让其半年多以来的易主计划打了水漂。

记者了解到,农发集团主要从事资本经营等投资业务,浙江省国资委控股90%,浙江省财务开发公司持有10%。

证监会调查发现,截至2019年9月,上述项目累计投入金额仅2041万元,且自2017年5月投入生产以来,一直处于停产状态,属于重大变化,但上市公司未对上述事项履行持续信息披露业务。对此,证监会给予金鹰股份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给予时任董事长傅国定、时任董事会秘书韩钧出具警示函措施决定。

9月9日晚间,浙江金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鹰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农发集团(全称“浙江省农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送达的《告知函》,内容为决定终止《股份转让意向书》拟收购股权事项。

除了项目未能按时建设,公司的转型事业也并未有太大起色。

收购控制权分为“三步走”战略。

金鹰股份最初主要从事麻、毛、丝、绢纺织机械成套设备制造销售,于2000年在上交所上市。不过,公司上市以来业务增长近乎处于停滞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金鹰股份选择了转型这条道路。

那么,公司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未来是否还可能会有易主动作?带着前述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向金鹰股份发去了采访函,董秘办的人员表示“会查看”,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2020年1月,公司控股股东与农发集团签订了《股份转让意向书》,后者拟以不高于8.5元/股的交易价格受让上市公司27%的股份(共计9847.4万股,交易总价不高于8.37亿元),受让完成后,农发集团将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将从傅国定变更为浙江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浙江省国资委”)。

而随着如今的一纸公告,上市公司易主国资的计划也随之搁浅。

转型未有明显成效,如今易主国资计划也泡汤,未来金鹰股份会将以何种方式来提振业绩?

9月10日,金鹰股份低开0.87%,截至10日收盘,公司股价收报5.95元,跌幅扩大至7.03%。

国资入主无望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金鹰股份与日本共创株式会社、日本能量研究所、日本小?英耐时公司举行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合作项目签约,签署了《关于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片状三元锂电池)等电池项目合作协议》,进军了当时热门的锂电行业,正式开启了转型之路;同年6月宣布开展“年产3.0亿安时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及2万套电池系统”的项目建设。

协议中还约定,浙江省国资委正式取得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地位后,董事长继续由傅国定担任,非因法定情形,于任期1年内保持不变。

根据公告,首先,农发集团将收购上市公司24%的股权;之后公司的控股股东金鹰集团需出具放弃其所持有的6%股份投票表决权的承诺函/声明函(表决权降为18.58%);在前述股权完成过户交割之日起满6个月后,农发集团再通过大宗交易方式收购剩余3%股份,金鹰集团的放弃表决权承诺也将随即失效。

故事说得很诱人,而从后续结果来看,公司无疑只是给投资者画了个“大饼”。

2019年,也就是布局锂电业务的第五个年头,金鹰股份营业收入为12.4亿元,同比增幅仅3.44%,但扣非后归属股东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87.74%;根据最新财报,2020年上半年,金鹰股份的营业收入同比下跌21.48%。

这次股权转让事宜始于今年年初。

对于终止收购股权的原因,农发集团表示“根据浙江省国资国企监管部门的有关要求,决定终止拟收购股权事项,双方可继续探索谋求新的战略合作规划。”一位长期关注上市公司的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或是双方在收购价格方面存在着分歧”。

困局待解

Power by DedeCms